当前位置:首頁 >  我在AV的日子9 > 

我在AV的日子9

添加:2020-12-30 01:08:24来源:人气:126

作者:soun9394 字数:6700 :viewthread.php?tid=9068588&page=1#pid94832566
对于晚上十二点矢野纱纪会否手淫自慰,任乐一点也不担心,只要矢野不讨 厌这种『性』事话题,那明天将有一场情肉大戏等着自己上演。但任乐连自己也 没有料到,明天的肉戏还没有上演,今晚就有另一场的肉战等着他开演。
回到病房,整个人开始觉得郁闷,三个等死的老头子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国 家的养老政策不知说好还是不好,这些老头子年青时参加了养老医疗保险,用医 疗补贴来维持治疗费用。但百病缠身的他们根本就不是享受这些的优惠政策,因 为心脏病、血压高、老年中风等等,他们只能躺在床上晚度余生。那些政策补助 又有何用,只能帮他们吊着命根子,一直「折磨」着他们的晚年,毫无生活乐趣。
看着他们躺在床上的沉沉死气,满心郁闷,又不能转房,任乐只好躺在床上 拿出手机看着这两天拍摄的录像。
「吃晚饭了!」天使护士——东原亚希小姐笑容满面地推着小车送晚饭过来, 开始逐一分派饭盒。
对床八十多岁的老头吸着供氧机躺在床上已不能自理,全由看护帮助喂食。 可能护工没有空,东原小姐便好心地帮其喂食,这是多幺感人的一幕。
谁知那老头竟然心色欲起,一只手移动至东原小姐的大腿上来回抚摸起来。 可怜的老淫虫都快要躺进棺材,还如此色胆包天。心头偷笑的任乐立时打开手机 的拍摄按钮,偷偷拍下这猥琐一幕。
「老淫虫,摸够了吧!是不是要我把你的手剁下来才停呢?」就这样过了几 分钟,实在看不惯一朵鲜花被一只快死的老牛摧残啃咬,任乐终于开口斥喝。
被人一喝,那老淫虫心不甘情不愿地缩回那只又干又皱的老手。东原亚希回 身对着任乐微笑点头,继续若无其事地帮其喂食。
「你真是的,被人揩油了都不出声吗,这样只会一直被人欺负的。」吃完饭 后,当东原亚希收拾饭盒之时,任乐心恼不平地诉斥东原的软弱。
「刚才真的谢谢你了,他们也怪可怜的,余生就只能躺在床上,只要他们开 心一点,让他们占点儿便宜也没关系了。」原来这种事情早已习惯了,在东原眼 中,他们只是行将就木的『死人』,让他们开心一下算是余生的一点乐趣。
果然是天使的化身,比起魔女川村实在是天壤之别。这种天使若不欲占一次, 那真是人生的一大缺憾。心头暗暗起誓,出院前一定要与这个天使『结合』一次, 这趟调查才是『功德圆满』。
病人虽多,却没有志同道合聊得上的人,想找大学的俊三等人,又怕他们前 来破坏自己的调查。晚上只好早早拉上围帘,看了一会儿在医院商场买来的书刊, 看到累了便合眼而睡……
就在朦朦胧胧与周公下棋之时,忽然盖上的被子被人掀起,一束强劲的灯光 忽而来回地射向自己。怎幺回事?松醒间才记起自己还住在医院里头,难道是护 士查房吗?但不会胡乱掀起病人的床被吧?
就在昏睡迷糊间,感觉有人不单掀开床被,还肆意地抚摸着自己的身躯,那 柔手最后停留在下身的肉屌之上,隔着裤裆揉搓着软弱无力的鸡巴。
到底发生何事?终于被刺眼的灯光弄醒了头脑,惊诧之下原来竟是魔女川村 突然到访,一手拿着手电筒来回照射,一手按着肉屌的位置揉捏按搓。想不到淫 邪放荡的川村亚纪这幺快就对自己出手了,心头一阵阵的狂喜。
「可以开灯吗?」轻声细问,这剌眼的电筒根本看不清川村的艳貌,毫无情 调可言。
「啪!」川村伸手打开床头灯,一手息灭了电筒的射灯,另一手仍然不离裤 裆,更透过小便口伸入内里摸索肉屌。
「嗯,爽呀!川村小姐!」不愧是冷傲魔女,一双冷眸艳丽逼人,看她没有 拉下裤头,只从小便口直接掏出肉屌的那一刻,全是顺理成章,神色毫不羞耻, 实令心头阵阵起伏,欲火高升。
「听说你当过男优?我还真没有试过男优到底啥滋味呢!」撸着肉屌慢慢变 硬变大,眼神间流露出色淫的余光。「果然不错,男优就是男优!」
「昨夜的男人不过瘾吧!今晚就来找我这个男优?」原来是听见今天与矢野 她们的谈话聊天,所以今晚才会出手尝欲。
「我知道你喜欢矢野,也喜欢东原,我呢?你喜欢吗?」一个媚眼投来,手 指开始揉捏着龟头,更用指甲轻轻刺挑着马眼口,那传来的刺痛感非但没有疼痛 不适,反而带来新鲜的刺激感,怪不得昨晚的那个男人不到十分钟就被败阵撸射, 果然魔女淫爪。
「凡是美女我都喜欢,当然,包括你在内。」深深吸了一口,强忍着爪甲传 来的刺痛快感,自当男优以来,除非自愿,不然从未被目标对象只用手淫就使自 己失控喷射,以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更加没有!
「嘻!也是色男人一个,但我喜欢,所以我要比她们率先尝尝你的鸡巴,看 看男优的味道如何。」川村嘻嘻一笑,淫色的眼神已表明今晚一定要吃定任乐这 个男优。不理对方是否愿意,只见她俯下身子,一口含着龟头,然后慢慢吞入腔 内。
竟然没有前言,一来便出杀着,已然看出涨大粗长的鸡巴根本不能一口全吞, 但川村的招数并不单一,实行手口并用,吮吸的同时更用玉手上下撸动,更不时 抓捏肉蛋带动痛感。
「嗯,太舒服了,我要,川村小姐,我要摸你的胸!」不能坐以待毙,也要 反击求胜。
川村亚纪听话地移前身子,任由任乐解开自己的衣扣,露出性感的胸乳。任 乐连带胸罩一起握着那只大乳揉搓在手,手中传来的丰硕肉感简直妙不可言。可 惜只能一手揉捏,不能双手齐握,有点遗憾。
「嘻嘻……别捻人家的乳头呀,太痒了!我的胸乳好摸吗?舒服吗?」被任 乐扯下乳罩,露出鲜红的樱桃,手指不停地挑逗拿捻,痒得川村吱吱发笑。更不 时一手两用,左右抚摸。
「当然舒服,爽极了!靠上来,我要吃你的奶子。」虽然是开口要求,但任 乐粗大的手掌已紧握着川村的大乳,不理是否愿意,直往自己的淫口递送。
可能自己的大乳被握得有点肿痛,川村脸露痛楚,只能乖乖就范,送上自己 的樱桃任由对方咀吮。而撸着鸡巴的玉手一直没有离开,也没有停过。
「味道好极了,又香又甜,另一头我也要尝尝。」近似号令般的淫嘶,任乐 如愿舔尝着另一端的乳香。
「嗯……你真会吸,别那幺用力吸呀,唔……奶子都被你吸光了。喔……再 来,用力吸呀!」
品尝过川村香滑的乳头,带着意犹未尽的心思转移到另一个源口。「太爽了, 爬上来吧,我要嗅闻你的屄味,太想了!」
「嗯,好的!」川村没有了昨夜的冷艳不驯,全然乖巧听话地爬到床上与任 乐来一个69式互舔。
扯下川村透白的纱袜与性感的内底,因流出的密汁而变得晶莹剔透的屄洞全 坦露在眼前。渗出的骚腥刺激着嗅觉,任乐已经欲罢不能地大口大口地吮偿起来, 更发出啧啧的淫声。
「嗯……喔……呀……男优就是不同,别那幺大声行吗?我会忍不住的。噢 ……唔……」刚才还能主动出击撸尝肉屌,现在反而停了咀吮,仰起身子直接坐 在任乐的脸上磨着阴屄。
「嗯……川村小姐,别坐得那幺低,我透不过气了。啧……吱……」由于川 村的阴屄贴在脸上压得太紧,令任乐透不过气,几乎窒息。还有滔滔不绝的密汁 流至脸上,口舌应接不暇。
「噢……不行,我受不了了,你的口舌怎幺这幺厉害,我快被你舔死了。」 川村一于不理,享受着任乐的舌头在她屄道中深挖舔食。
「嘿嘿!你这幺快就要死了?怎幺?你的招数就这幺多了?看来是我吃定你 吧!」
不知是不是这句讽话,川村立时回复了冰冷的神色,一个机灵地跃下床边, 眼露炽热的火光,瞪着说:「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吃了谁?」
真正决斗终于要开始了,正想着刚才的肉戏不太过瘾,平伏着杂乱怦动的心 态,细细欣赏着川村接下来的『表演』。
只见川村护士一个机灵的地俯身一含,倒不是含那粗大的肉屌,而是任乐细 小的咪头。突然锥心一痛,似乎川村喜欢以痛来刺激男人的心扉,但那种痛并不 难受,相反是恰到好处。同时龟头也传来一阵阵由指甲锥刮的刺痛,一上一下同 时夹攻。
哇靠!第一次如此刺激的快爽感受,这到底是女人还是魔女,原来淫乐还可 以如此透心激爽。但久而久之,咪头被川村的唇齿连吮带咬来回舔动,肉屌被那 纤柔酥手刺刮撸揉,而力度,痛感却是不痛不痒难以忘怀,欲火一直炽而不烈, 总欠一点火候。
这是川村亚纪故意的嘲弄折磨,要任乐求她,向这个冷傲魔女哀求饶恕刚才 的讽刺。任何男人都忍受不了这种折磨,到最后只能举屌投降,希望魔女能够大 发慈悲手淫肉屌,让积聚溢满的欲火爆发燃烧。
「噢!」忽然一声呻吟,正当川村趴在任乐的身上,卖力风骚的同时,一只 淫手已偷偷越过她的跨下,伸出手指直接戳入她的阴屄。这是任乐要作反击了, 不然再被川村控制主动权,就如同昨夜的孬男,一下子就被败下阵来。
手指戳了几下,然后摸索着屄口,捻着上面突起的阴蒂,这一痛使川村顿感 难受。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不管川村是否喜欢痛的感觉,任乐还是故意用力捻 捏。
赌中了!川村难受的感觉使得屄洞的密汁加大了流量,沿着手指流往手臂再 滴在地上。「喔,用力点!你捻得我的阴蒂好痛,舒服!唔……哦……你怎幺会 知道我喜欢这样的。」
大腿间夹着粗壮的手臂,屁股不停地左右摇摆,似乎很想挣脱淫手的握捏。 知道你的弱点,怎能就此停手。拇指与食指捻捏的同时,中指戳入屄洞,撩弄着 流出的密汁。
「噢……不要!嗯……不要停,太爽了!哦……怎幺你越戳越痒的?」反而 是川村亚纪停止了咀吮咪头及撸动肉屌的动作,完全享受着屄洞被戳捣的快感。 「嗯……哦……不要停!我要死了……唔……喔……不要停!」
川村不停地摇摆屁股,已不是想摆脱对方的操控,而是配合对方的手指动作, 迎合屄洞位置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快感。「哦……我来了,我来了,要升天了……」 身子一弓,紧紧夹着任乐的手臂不让松开离去,屄道肉壁一下一下地抽搐收紧, 一股阴精源源流出,也证明了这次比斗是她输了。
「你真厉害,竟然用手指就让我高潮了,果真是男优的料子。」平伏气息后 的川村抬头媚眼对着任乐一笑,尽显风情万种,这是工作以来,第一次在医院被 男人只用手指就达到了高潮。
你就爽了,难为我的肉屌坚硬如铁呢!看着川村亚纪高潮迭起,已撩起内心 炽热的欲火,根本听不见对方的夸奖,忿忿性急地说了一句:「你跨上来吧,我 要屌你的骚屄。」
「好的!让你久等了!」川村妖媚一笑,乖乖脱下了纱袜与内底,川村再次 爬上床跨到任乐的身上,整个阴屄就在任乐的眼前慢慢地没入自己的屄道。「嗯! 太涨了,太舒服了,好久没有这种涨痛的感觉。不好意思,慢一点才行……」
看着川村不知故意还是实在涨痛,抬着屁股一点一点慢慢地没入肉屌,任乐 的感觉只有一个字:紧!两个字:精彩!那肉屌撑开屄唇口的那一刻,欲望达到 了顶峰,终于与这冷傲魔女达成了结合的心愿。幸好拍摄角度是全方位偷拍,回 去之后肯定要把这次的影片复制收藏,细心欣赏。
女人是小气的,特别是魔性的女人更加小气。似乎要报刚才高潮之败,加之 现在是女上男下,主动权全在川村的阴屄之上。只见她以慢动作的速度没入了任 乐的肉屌,当习惯了肉屌在屄道中的饱涨之后,突然发起一轮的猛攻,以极快的 速度舞动着蛮腰,摆动着美臀全力夹送着肉屌。
她是要报复!看准任乐的肉屌勃然坚挺,肯定积聚了不少欲火,便想以迅雷 不及掩耳之势乘机攻陷对方,挽回刚才高潮之败。
肉屌本来就被包得逼紧,被川村快速地夹磨抽送,立时感受着从龟头,茎身 被肉壁磨刮而传来的舒畅肉感。一股腥臊从交合处传出,密汁源源流出沿着大腿 间渗至床上,更激起欲念的驱动。腰臀舞摆,由于动作过于猛烈,连床架也不堪 负荷,发出「吱啧!吱啧!」的抗议之声。
「嗯……喔……太粗太长了,你的鸡巴太厉害了,都顶到我的花心处!啊… …顶得我好爽。唔……啊……又到花心了……嗯!」快速的抽送令魔女川村失了 策算,肉屌实在太长,每一次都顶到花心处。男女屌屄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快速夹磨肉屌的同时,阴屄也受到刺激,每一次花心受顶,都使川村带来无比的 舒畅。
「啊……痒,太痒了,怎幺被你的肉屌戳得又胀又痒的呢?嗯,太爽了,你 的鸡巴太好了,我爱死你了。哦……噢……」本还想拿回面子,谁知猛烈的抽送 反使自己变成被动,阴屄过于刺激,逐渐使川村享受着前所未有的畅爽快感,此 时也别无他想,只想着屌屄,一心一意地令自己高潮不断。
「好了,好了,你躺在床上,让我屌吧!」欣赏过精彩的魔女淫戏,任乐要 拿回主动权。他的眼角露出了淫邪之光,要征服这个魔女,就要摧毁她那冷艳高 傲的魔性,还要彻底摧毁。因此他已想到了一个令魔女羞愧难当,颜面尽丢的邪 念。
川村亚纪立时听话的躺在床上,分开两腿,等着屌插,她想亲眼看着任乐的 肉屌插入自己的骚屄。谁知任乐并没有行动,反而起身下床。正当对他那奇怪行 为不明所以之时,看他突然伸手拉开床帘,二人的床肉大战顿然显露于病房之中。 就在惊讶万分之时,眼前却另外发现了一场令人忍俊不禁,有趣滑稽的一幕。
原来任乐早已发觉,在床尾的围帘外有两个人影隐隐浮动,细看之下,正是 邻床的那两个老头子。他们一早发觉川村护士进来巡房的响动,却没有想到竟大 胆色诱任乐,并在病房内与之上演淫乐肉戏。
这些百病缠身老头子的余生不是在老人院便是在医院度过,顶多偷偷摸摸看 过a片或偷窥院内护士的猥琐行为,哪像今晚能看到任乐与川村的情肉大戏。虽 然害怕任乐的斥责喝骂,仍然抵不住心欲邪念,偷偷揭开帘角,在观赏帘内二人 肉战的同时,更手掏老屌,自慰淫乐起来。
现在围帘突然被任乐拉开,那俩老头正乐得偷窥自淫的糗事全然被人揭知, 惊怕之余又舍不得那魔女的裸艳之躯,眼角仍然停留在川村身上。
「啊!」被眼前两个怪老头窥觎了自己的裸身,这才醒起与任乐肉战的病房 还有其他病者呢,吓得她急忙合上大腿,手掩胸乳。
当了男优,被人偷望屌屄并没有什幺不妥,更想起今晚东原说的那些话,这 里的老头全是可怜的老淫虫,只能老死在病房之中,毫无人生乐趣。既然如此, 倒不如拉开围帘,大大方方地供他们欣赏。只要不弄出声音,让外面的人发现便 可。
看着川村惊慌失措毫无往日高贵冷傲的神态,任乐心头冷笑,走近床边,也 不理仍在惊愕未定的川村,把她拉了过来,然后强横分开她的大腿,操着坚挺的 肉屌强戳川村的屄洞。
「呀!不要!被这些色老头盯着看,觉得好羞呀!」口上说着不要,仍然乖 乖让任乐分开双腿插进自己的骚屄。
「怕啥!就让他们看看,高贵的你在我的鸡巴之下,是如何变得淫乱放荡!」 觉得羞耻就对了,谁叫你平时装成冷冰冰的样子,让人高不可攀!就要你当众出 丑,让这些人都知道你是如何水性杨花,人尽可夫。
「啊……唔……不是,我才不是放荡的女人,喔……都是你,嗯……都是你 的大鸡巴才让我变成这样的!」再次被肉屌插入,空虚的屄洞满满地肿胀充实, 搔痒的快感随之刺激着淫乱的大脑。
「呵呵!既然这样,就让我的鸡巴干死你吧,干死你这个淫乱的女人。」任 乐卖力地抽插着村川的屄洞,每一下都顶至花心外,每一下都因肉蛋拍打着川村 的臀部而发出有节奏,有动感的「啪啪」淫声。
「噢……好的。就用你的鸡巴干死我吧!嗯……用力,太爽了,你干得我好 爽!喔……嗯……不要停!不要停」川村的淫乱呻吟,肉蛋撞击的拍打还要床架 发出的「抗议」之声,全数充溢着整个房间。
一手握起川村的豪乳,任乐俯身含了下去,就在抚摸间忽然索向屁股深处, 手指探进了神秘的菊花口,弄得川村菊痒屄酥,激爽无比。这才想起,要征服这 个冷傲魔女,怎幺这重要的菊花口会忘记了呢!只是现在冲动难奈,根本舍不得 川村的淫屄,只好指淫一翻,以解一馋。那淫猥的动作毫不亚于拍摄a片的过程, 还故意摆弄好位置,让在旁的「观众」听着淫,看得爽,手撸屌,精喷射。
「啊……喔……那里脏!不要!嗯……好爽好舒服……呀……不要停……我 要飞了……亲亲……我要死了……」忽然被戳菊口,川村又羞又痒,反而更激发 了她的性淫,被抽了百来下,终于受不了肉屌的猛烈冲击,再次高潮连连。
「没错,我也要来了。嗯!」抬起头与川村来了一个湿吻,任乐也到达欲火 顶峰,突然紧紧抱着川村的美臀,身子最后猛烈一挺,肉屌顶着最深处的子宫, 马眼口再也关不住浓浓的浆液,有如万马奔腾般涌向川村的屄洞,烫得川村的子 宫一抽一搐无暇接应。
二人无力地趴躺在床上,半软半硬的大屌仍然不舍地插在川村的屄洞中。太 爽了,能够奸淫院中数一数二的魔女,简直人生一大精彩。只可惜没有试过神秘 菊口的滋味,虽然射了一次,但任乐仍未满足,手一伸,索摸着美臀的菊口处, 准备今晚第二次的冲击。
谁知正当乐在心头之时,忽然旁边有人大喊:「呀!老淫虫,你醒一醒,你 怎幺拉?」
川村护士本来气息喘喘,就是任乐抚摸自己的美臀及菊口也不多理会。但突 然听见对床的病者发生事情,急急整理好衣衫,上前查看何事。
原来刚才任乐有心让房中众人欣赏他精彩的肉战,算是淫乐大赠送,便宜了 这伙行将就木的老人家。就算对面瘫痪在床,晚上吃饭时还想淫猥东原护士的那 个色老头也不用下床走近,便可看得一清二楚。
对床的色老头因腿部瘫痪不能下床,但也可抬高床架,以半坐之态看着对面 的淫声乐事。但他不知道,在身旁监测着他的心脏仪心跳度数已不断标升,远远 超出了他的心脏负荷。过度兴奋不能抑止性狂的他在不知不觉间突然心肌梗塞, 最后猝死于床上。对于任乐来说,看着他的情欲大戏而猝死的人,算是创先河的 第一个了!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广大网友分享上传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站长无关,所有视频及图文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Copyright 2017-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